一餐吐司与暖暖的伤心往事

发布日期: 2020-06-14 08:42:55 阅读量:889

K蹭生活

一餐吐司与暖暖的伤心往事

收录于《瞎掰旧货摊》之〈子母鸡大碗公〉。大意是:巧慧几乎每天中午都以吐司果腹,再配上米汤,一餐就这幺解决了。同事们都为她的行为感到疑惑,有天,她终于说出不堪回首的童年往事。

原来,巧慧的妈妈因为受不了丈夫家暴,带着巧慧离家出走。母子生活经济很拮据,租她们房子的房东太太了解她们的处境后,常会送些糕粿给她们吃。有天,房东太太好心请她们吃汤圆,但因为烹煮时不慎,以致烧焦了,但妈妈要巧慧应该体贴房东太太的好意,所以还是把它吃完。

有天,房东太太又送来一袋吐司皮,经济仍然入不敷出的她们,只有米汤配吐司皮吃。有回巧慧不小心把整碗米汤摔在地上,这声音被房东太太听见,她拿了个子母鸡大碗公来给她们盛米汤,就这样她们的生活也渐渐稳定下来。

后来,她们搬家了,也偶尔会去探望房东太太。直到有天,她们再度造访,得知房东太太已过世了,回家后,她们母女吃着吐司配米汤,望着那个子母鸡大碗公,默默流泪。因为若不是房东太太的雪中送炭,她们当年真不知该如何生活。

这篇小说,有以下几点可以讨论:

一、碗的象徵涵意:它是吃饭的工具,也是谋生的工具。这篇小说里,单亲妈妈需要一份工作,才能让孩子温饱。这个大碗公外侧所绘的子母鸡就像这对母女要吃饭。我们由此还可以思考,当夫妻分居或离婚后,孩子跟谁,似乎也决定了未来生活的品质。一般而言,父母餵小孩吃饭的态度大不同,妈妈通常较细心,她会耐着性子把孩子餵饱,换句话说,孩子有好的生活品质是妈妈很重视的。而父亲通常耐心较不够,细心也不足,有时对于孩子是否吃饭了,他们也常忽略,当餵孩子时,看孩子吃饭速度缓慢,有些爸爸乾脆自己吃掉,作家朱国珍回忆成长时期妈妈常不在家,但她有个会对孩子嘘寒问暖的好爸爸,这真是万幸啊!

二、菩提心的房东太太:她请巧慧母女吃汤圆,却因不慎把汤圆烧焦了,又跟早餐店要了吐司边给她们吃。我们可以看见这位房东太太的菩提心,她总是在帮她们度过苦日子。她自己并非富有之人,但愿意一再替人着想,甚至把自己拥有的分送出去。反观有些富人,却深怕吃亏,吝于付出。

三、男女平等,从经济独立开始:有些女人婚后便离开职场,在家相夫教子,虽然家齐很重要,但寻思若夫妻关係陷入焦灼时,女人若在经济上无法独立,就必需委屈求全,甚至自残或伤人,萧飒小说〈唯良的爱〉的唯良就是一例;因此,结婚之后,女人还是要有工作,有经济能力就有选择自由。当婚姻触礁时,可以理直气壮的离开,不必受牵绊。小说里,巧慧的妈妈在婚姻中经济原本是仰赖丈夫的,受了家暴后,值得庆幸的是,她有勇气离开。离开,才有幸福的可能。

四、单亲的孩子心态:离婚后,一般而言若是妈妈是被辜负的那一方,小孩会想要维护妈妈,不要受到爸爸的欺负,这时小孩会像个小大人,像小说里的巧慧会想帮妈妈分担家计。这时,父母也要时时留意孩子的心态,分析父母离婚的原因给他们了解,避免孩子活在仇恨中,影响未来自己婚姻。

相关文章